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奇聞異事 >

日本三億日元搶劫事件 被視為最完美犯罪

2020-02-04 15:58奇象網

十、推理國度的無解謎案之二——三億日元被劫事件

檔案

活躍年代:1968年

國籍:日本

性別:男

生卒年:未知

犯罪模式:騙劫

受害人數:0

兇殘指數:☆

影響指數:★★★★

傳奇指數:★★★★★

三億日元搶劫案是1968年12月10日發生在日本東京都的一次現金搶劫案,罪犯作案手法之巧妙已成為日本歷史上最神秘的案件之一,被視為最完美犯罪。去除貨幣貶值因素該案也是日本迄今為止被盜金額最大的案件。雖然該案俗稱三億日元搶劫案,但在日本法律中該案屬于盜竊而不是搶劫。由于該案罪犯至今尚未抓獲,已超過日本法律規定的犯罪追訴時效,意味著這起不流血劫案將成為永遠的懸案。關于該案的真相有著數不勝數的推測和設想,以此為題材也誕生了大量的小說和影視作品。

1968年12月10日,一個細雨蒙蒙的清晨,時針指向9:30分。

在日本國東京都府中監獄后面的府中市榮町學院路上,4名日本信托銀行(即現在的三菱UFJ信托銀行)的國分寺分行職員,正忙著往一輛運鈔車上搬運現金。三個鐵箱子里,裝著準備發給東京芝浦電氣公司員工的獎金和其他款項,共計2億9430萬7500円(按當時的物價折合,相當于今天的1.5-2.5億人民幣)。

貨幣裝運完畢后,運鈔車剛開了不到200米遠,前方開來一輛藍色的雅馬哈摩托車,車上下來一個全副武裝的年輕警察,他攔住了運鈔車,并大聲的警告職員們:“你們銀行巢鴨分行行長的家被人放了炸彈,我們接到情報,你們的車上可能也有炸彈!我要求立即上車檢查,請你們配合。”

當年的12月6號,該行經理曾收到過一封恐嚇信,信中要求銀行派一名女職員在第二天(12月7日)下午5點前將300萬日元送到指定地點,否則就炸掉該經理的家。當時警方在犯人指定的地點布置了50名警員,然而犯人并沒有出現。聯想起四天之前的這件事,手無寸鐵的職員們也有點怕了,于是下車等候警察檢查。

這個看上去20出頭的年輕警察走到了車后面,開始認真的查看起來。幾秒鐘后,車廂后部突然冒出了濃煙,緊接著職員們聽到警察高喊:“快趴下,有炸彈!”,他們嚇得立刻趴在地上不敢抬頭。。。。

但是,過了很久,也沒有聽到炸彈聲響起。。。。

困惑不解的職員們紛紛抬起頭來查看發生了什么事,這一看不打緊,個個魂都差點飛了:尼瑪啊!!!不帶這么玩的吧!別說炸彈了,現場除了那輛破摩托之外,車紙都木有了!那小子居然用這么個幼稚的方法把運鈔車給騙走了。

驚魂未定的職員們迅速撥通了警視廳的電話。。。

案發現場圖,由于是在監獄墻外,可以說是戒備森嚴的地方。

三億日元搶劫事件

三億日元搶劫事件

接到報案后,霓虹的警察迅速采取了行動,在14分鐘內就下達了封鎖東京都各道路的指令,調動了631臺警車及警察機動隊共13000人,組成了一個東京大包圍網。到9點50分時,除小笠原群島外,東京都全域進入緊急狀態,各路口的車輛都被嚴格檢查,東京的交通頓時一片混亂。。。。然而,由于警方事前漏過了一個非常淺顯的細節,就是他們沒有做嫌犯如果中途棄車改換其它車輛的預案,所以整整查了一整天,卻一無所獲。

不過,盡管如此,警方對于破案卻有著相當大的信心,因為嫌犯在現場居然遺留了多達120多件的物證,其中有摩托車、鴨舌帽、擴音喇叭、煙霧彈等等。。。樂觀的警員們認為只要將這些物件的來源弄清楚,嫌犯的來頭自然就查清了,他們甚至將嫌犯的帽子帶在自己頭上,相互你爭我搶的取樂。

然而,隨著調查的深入,各種不利的消息紛紛傳來……

首先,那輛涂裝過的藍色雅馬哈運動型350R1摩托車(2沖程2缸)是盜來的,由于當時的警用摩托都是本田CP77(4沖程4缸)或者CB350(4沖程2缸),警方判斷嫌犯對警察這個行業不甚了解。調查發現,那輛摩托車從被盜到發現為止,一共開了428公里,把手和車鞍部有涂錯油漆后擦拭過的痕跡。由于摩托車是被盜的,線索由此中斷。

然后,假摩托上掛的那個用來冒充警用擴音機的擴音喇叭,根據編號查明同批產品共5個,其中4個下落確定,但是最后1個卻在東村山市的施工現場被盜,線索再次中斷。

緊接著的調查發現,假的警用摩托上放的那個用來冒充文件盒的餅干盒,是明治商事生產,產量為3萬個,無法查找來源。其實警察用文件盒在普通的摩托車店也有出售,可是嫌犯選用了和真文件盒相差頗大的餅干盒用來冒充,結合前面提到的摩托涂裝錯誤而導致擦拭痕跡來看,警方再次確認嫌犯對警用摩托不是很熟悉。根據這個餅干盒,警方認為嫌犯喜歡吃甜食,淡素,霓虹全國有上億人口,喜歡吃甜食的人何其之多啊!線索又一次中斷。

之后對其它物證的調查如下:

用來假裝運鈔車爆炸的煙霧彈是“High Freia 5”,在加油站都有賣,事件發生為止共賣掉4190個。

用來把煙霧彈固定在現金運送車上的磁鐵(煙霧彈周圍繞上了銅線,由于銅線沒有什么磁性結果煙霧彈掉在地上被警方拾獲),由大平制作所生產,至案發時,一共生產了43240個。

被涂了2層白漆的擴音喇叭上發現有4mm大小的報紙碎片,經調查是1968年12月6日產經新聞晨刊主婦專欄“食品信息”標題“品”字的右下方一部分。紙張是愛媛縣伊予三島市大王制紙工廠生產,這份報紙有13485戶訂閱,分歸12個發送點。后來警方花了兩年的時間終于找到了特定發送點,可是訂閱紀錄卻已經銷毀了。。。

現在,唯一可能有用的物證,就是那個鴨舌帽了,因為上面肯定留有嫌犯的汗液,通過汗液,警方可以查出嫌犯的血型。到了這個時候,之前非常樂觀的警察們才發現當初他們該有多么愚蠢,由于帽子被多名警員戴過,已經無法再查出嫌犯的汗液進而進行血型鑒定了。。。。。好吧,失望至極的警方只有拉住這最后一根稻草,他們又花了大量人力去查找帽子的來源。調查的結果是,這種鴨舌帽在立川市的帽子店一共被賣掉54個,追查到其中36個帽子的買主,但還有18個無法找到下落。。。

霓虹國的警察們,在查完第一現場的所有物證后,個個都驚呆了。。。

各大哨卡上均無發現可疑車輛,第一天的調查無果而終。。。

不過,現在警方找到了嫌犯的第二現場。那輛運鈔車被發現遺棄在國分寺市西元町武藏國分寺跡的橡樹林中,事件發生前,曾有人看到一輛深紅色卡羅拉停在這里,因此警方判斷犯人拿走運鈔車中的保險箱后換乘深紅色卡羅拉逃跑。

左圖為第二現場的橡樹林,右圖為近年所拍照片。

三億日元搶劫事件

第二現場的發現,除了讓警方明白之前為何在哨卡上沒有找到可疑車輛之外,別無他獲。

不過,隨著調查的深入和證人的指證,他們找到了嫌犯在案發前藏匿摩托車的地方,那是在府中市榮町明星學苑高中附近的空地上,在這里,嫌犯曾在案發前用一件雨披把涉事的摩托車蓋住,后來他直接將雨披扔到了草地上,事發第二天,警方就找到了這件深紅色的雨披。調查發現,雨披袖口內側有熨斗熨過的痕跡,領子上有洗衣店的標記的痕跡。然而,生產這種雨披的公司已于1958年倒閉,雨披是10年前生產的,其來源無法查找。

除了雨披之外,警方還找到了一輛綠色的卡羅拉,車牌是“多摩5め3863”。等他們找到涉事車主時才知道,這輛車在當年的11月30日到12月1日被盜。既然又是被盜的,線索又再次中斷。

第三現場這些物證,仍然對破案沒有起到多大的作用。霓虹的警察們,又一次傻了。。。

嗯,是滴,樓樓在前面說過,此案嫌犯一共遺留下多達120多件的證物,所以,前面的證物說得還遠遠不夠,霓虹的警方們后來又發現了別的證物,下面,我們來看看警方在第四現場發現了些什么。

第四現場被發現在小金井市本町的團地停車場,案發后4個月,嫌犯在第二現場換乘的紅色卡羅拉在這里被發現,現場還找到了空的保險箱。根據航空自衛隊的航空照片,警方發現這輛車牌為“多摩5ろ3519”的卡羅拉在事發的第二天就一直停在這里,很明顯,嫌犯可能就是在這里把現金從保險箱中拿走,當然,團地停車場人多眼雜,所以也可能是嫌犯在別的地方把錢取出后把車和保險箱丟棄在此。

另外,在這里,警方還發現了一輛本田摩托和三輛其它小車。

那輛摩托是警用摩托的車型,警方判斷犯人當初想改裝這輛車。事后,摩托車車主被警方傳喚,車主說摩托是1968年11月9日被盜的,他的車有跳火的問題,由于被盜后這輛摩托只開了60公里,警方估計嫌犯因此而放棄改造。

那三輛其它的小車,經過調查,也是被盜車輛,分別都是不同型號的日產天際線,車都蓋著車衣因此很難被發現。案發三年后的1971年,警方委托工科學者額田嚴鑒定,發現車衣打結方法不同。因此有人認為此案為集團犯罪。

在其中一輛被盜車(Prince SkyLine 2000GT)中發現有兩本賽馬雜志和體育報、府中東京競馬場附近咖啡店的火柴、平和島賽艇的廣告。這些都不是原來車主的東西,由此,判斷嫌犯喜歡賽馬和賽艇。

另一輛被盜車(Prince SkyLine 1500)中發現有女人的耳環,這也不是車主的東西,所以懷疑犯罪人員中有女人或者同性戀者。

可是,這些所有的證物調查完畢之后,警方發現幾乎沒有任何有價值的線索。我會告訴你們,霓虹的警察蜀黍們,第三次傻眼了么?

現場所有的物證調查之后,沒有發現有價值的線索,于是警方回想起案發前數月發生的疑似案件。

1968年4月25日到1968年8月22日,同屬多摩地區的多摩農協曾9次收到恐嚇信,信中威脅稱如不交錢就會被縱火和放炸彈。從恐嚇信的口吻語氣特點來看,多摩農協恐嚇事件和三億日元搶劫事件是同一個犯人,語氣上,他們有如下相似點:

1、使用“ウンテンシャ(司機)”“イマ一度の機會(現在是一生一次的機會)”,日語一般不使用運轉者,而使用運轉手。

2、喜歡在詞句之間加上空格。

3、強調之處使用點線記號(“●―●―●”)。

4、使用俺們,我們,說明罪犯可能不是一個人。

5、使用電話公司相關人員用語“コン柱オキバ(電線桿子)”,而日語一般使用電柱。

6、都提到多摩農協某職員的車牌。

在確定這一系列案件為同一人所為之后,警方重新拿出多摩農協恐嚇信件進行調查。由于那些送到銀行的恐嚇信上的郵票是用唾液粘上去的,所以后來查出嫌犯是B型血。恐嚇信里面的字不是手寫也不是打印出來,而是用用雜志上的字拼湊而成的,這份雜志后來還被用來包煙霧彈,恐嚇信和包煙霧彈的兩本雜志分別是《電波科學》和《近代映畫》。起先,警察從這兩種雜志的閱讀對象著手,《電波科學》的內容是電視機裝配和電器改造,而《近代映畫》主要是文藝內容,對于喜歡閱讀這兩種雜志的人根本無法查找。恐嚇信上的字是從線路圖上摳下的,由于線路圖是裝配電視最重要的部分,因此判斷罪犯并不喜歡電子技術。

到最后,調查得出結論——嫌犯是為了擾亂調查,所以刻意買了這兩本風牛流馬不相干的雜志。原來所有這一切,全部在他的掌控之中。

最終,這起案件沒有被偵破,由于日本當時正經歷學潮,警方懷疑罪犯的主要目的并非金錢,而是一群極端的學運學生策劃出來的報復事件,為了偵破此案,日本警方在七年時間里花費9億日元,共動用調查人員約17萬人、民間提供的信息約25000件,“請重新回想起三億元事件吧”的呼吁告示共16種高達208萬張。圍繞該案件有各種各樣的傳說,警察新公布的每一個線索都是媒體的熱門話題。如今,參加過調查的警員大多退休了,但是在電視臺的鏡頭前他們記憶猶新,對當年的每一個細節都描述得很詳細,他們的臉上不再是無法破案的恥辱,而是對參加過調查感到驕傲。

時間關系,樓樓把其它關于本案的信息摘錄如下:

一、目擊者證詞,案件發生后有人提供了如下目擊報告。

1、11月下旬早上8點左右有人看到府中市市道這輛被盜的藍色摩托。 

2、12月1日深夜有人發現被盜的摩托車停在京王線高幡不動站附近反向車道。 

3、12月9日晚上8點40分有人在府中市某十字路口看到這輛摩托,這時候已經被涂成白色。 

4、案件發生30分鐘前9點左右有4個目擊者看到距離日本信托銀行國分寺支店50米的地方有個身高165-170厘米,30歲穿雨衣的人在張望。 

5、案件發生10分鐘前9點20分有主婦在第3現場目擊到該摩托。 

6、第一現場4名銀行職員和府中刑務所人員以及航空自衛隊員的證詞有出入。 

7、第二現場附近有一名婦女被運鈔車激起的泥水濺到。 

8、國分寺市的一對園丁父子的車差點被紅色卡羅拉撞到,隨后紅色卡羅拉飛速往國分寺街道方向開走。這對園丁父子看到駕車的是一個無帽穿黑色外套長發男子,沒有看到保險箱。 

9、最后的目擊是在杉并區的哨卡,有輛輕型車載著銀色提箱突破哨卡。

二、搜查活動

12月21日警方公布罪犯的模擬像。模擬像是根據嫌疑人(后述的少年S)的照片制作,而不是根據當事人的描述制作。當事的4名銀行職員此時已經見過少年S的容貌,所以很可能有先入為主想當然的可能。

結果1971年調整了方針認為即使不像模擬像也可能是犯人。1974年正式廢除了這張模擬像。然后報章書籍仍然不斷引用這張模擬像。

嫌疑人名單里共有11萬人,協助調查的警員更達到破紀錄的17萬人。可是罪犯仍舊沒有被抓到。

地毯式搜查

現場附近的三多摩地區是學生集聚地區,警方實施逐家訪問。當時在東京都立府中高等學校上學的高田純次(日本老牌藝人)和布施明(著名歌星和影星)也在11萬嫌疑人當中。兩人都和案件沒有關聯。

其他搜查

對現場遺留物品進行指紋取樣,由于指紋太多,而核對指紋的警員只有3名,最后沒有取得成果。

警察公布了被盜款2000張500日元鈔票的號碼,可是這些鈔票沒有發現在市面上流通。

三、被害和影響

日本的保險公司對銀行作了賠償,其他的保險公司作了聯保。府中工廠的工人也在犯罪發生后的第二天就領到年終獎。此后日本企業意識到使用現金發放工資獎金是很危險的,所以將工資獎金發放改為銀行劃賬。銀行方面也加強了現金運送的安全措施,增加了保安人員。

嫌疑人

犯人到底是單獨還是團伙行動到現在還是個謎,調查中重點有下面的嫌疑人:

1、少年S

立川組(當時立川市的少年竊車團伙,立川市在府中市西面)的小頭目,案發當年19歲。被懷疑理由:

a、偷車的方法和發現的被盜車上的痕跡吻合。 

b、熟悉當地地形,懂得汽車和摩托車的駕駛。 

c、和1968年3月在立川市一家超市用煙霧彈搶劫的犯人關系很好。 

d、其父正是騎摩托的警察,因此有警用摩托的知識。 

e、除了家人的證詞以外無法提供不在場證明。 

f、事發前說過要搶劫東芝或日立的運鈔車。 

但是,也有不符合的地方,如果是單獨犯罪少年S就被排除,不符合地方如下:

a、血型是A,恐嚇信貼郵票的血型是B。 

b、和恐嚇信上的筆跡不同。 

c、多摩農協恐嚇案中恐嚇信是8月25日寄出,這天他在少教所。 

d、少年S案發5天后(1968年12月15日)在家中服用父親買來得氰化鉀自殺。熟悉他的人都不認為他會自殺,包氫化鉀的報紙上只有S本人和他父親的指紋。(好詭異!)

自殺后第二天,警察將當事的4個銀行職員帶到S家里辨別面容。4人全部說S長得很像嫌疑人。據此1968年の12月21日警方以S的照片為藍本公布了模擬像。

但是最后警方排除了S作案的可能。

三億日元搶劫事件

2、少年Z,立川組成員,案發當年18歲。

懷疑理由,1,2,3和少年S相同。案發后變得很闊綽。買了新車開了公司。然而Z的血型是AB,筆跡也和恐嚇信上的不一樣。

1975年警察在刑事訴訟時效前逮捕了Z,但是由于證據不足在刑事訴訟時效前被釋放。

3、跨性別者(男跨女)K

少年S的朋友,不是立川組成員,案發當年30歲左右。

除了S的親人是事發當天唯一對S作證的人。根據K的證詞S事發2~3天前到事發當日一直和K在新宿的公寓過夜,事發當天早上8點離開。離開時間是根據天亮的程度并沒有看表,外面下著雨,忘記了有沒有把雨傘或者雨披借給他。K還說認識S是案件發生的20天前,然而家里卻擺著夏天和S一起旅行拍的照片。

案件發生一年之后,K移居國外,并在當地開了商場。再次回到日本后買了數棟公寓,案件七年后買了豪宅。

如果K是罪犯一員的話,S在少教所時寄出的恐嚇信,現場附近目擊到的30歲男子,被盜車中留下的耳環就有了合理解釋。

但是經過調查警方也排除了K的作案嫌疑。據K自己說在國外發達是因為找到了有錢的靠山。

4、府中市的司機K

案發當年25歲。懷疑理由:熟悉當地環境,血型也是B,會打字,從他寫給朋友的信中發現和威脅信相似的口吻,但是筆跡不同。因為長相和模擬像酷似所以從嫌疑人名單12301位脫穎而出。

案件發生1年后的1969年12月12日,毎日新聞記者對警方的采訪中,警方透露了K,但是強調筆跡不同。但是各家媒體迅速作了報道。警方怕嫌疑人逃跑,不得不馬上逮捕了K。由于毫無證據第二天K被釋放。

K因此失去了工作,并且一直受到歧視而不斷調換工作。2008年9月K自殺身亡,可以說K是這個案件中唯一的受害者。

5、日野市三兄弟

在日野市經營電器公司,案發當的分別是31歲,29歲,26歲。家里有個大車庫能夠改裝摩托車。老二熟悉摩托車在不良組織中。做過招牌能夠噴漆,事發前買了裝有煙霧彈的新車。兄弟中事發前也有人戴過鴨舌帽。但是車上的煙霧彈和鴨舌帽和犯罪現場找到的不同。警察搜查了三兄弟的家證明和案件沒有瓜葛。

6、房地產公司職員

男性,案發當年32歲。事發前缺錢,事發后手頭寬裕。有在東芝府中上班的經歷,姐姐在東芝府中工作了12年。本人很會開車,長得又很像模擬像中的人。但是事發當天從杉并區前往橫浜途中,錢多也是因為在房地產買賣中賺了1600萬日元。最后也被排除。

7、公司職員P

三億日元案件發生前的1955年也運用類似的手法搶劫千代田區一家銀行的運鈔車后被捕。P出獄曾經說過花一年時間干一樁大事情,三億日元案件后他也買進了土地和進口車。經過調查錢也是通過房地產經營的合法收入。P移民夏威夷后病死。

除上述嫌疑人外,跟大麗花案一樣,此案也有諸多自稱是嫌犯的人。時效成立后一些人自稱這次搶劫案是自己所為。但是經過甄別這些人都不是真正的罪犯,目的有的是為了出名,有的是為了賣書,還有的為了詐騙。

犯人在使用煙霧彈的時候發生了故障,結果犯人用特殊的方式才使煙霧彈發煙,還有保險箱中除了現金和獎金袋之外還放了其他東西。使用何種方式使煙霧彈發煙和保險箱中所放的其他東西只有真的犯人才知道。

擼主點評:

擼主看過的日本罪案作品僅有柯南幾集,但對于這樣一個盛產推理大家的國度,擼主從不懷疑該國會有傳說中的完美罪案發生。三億日元被劫事件,在日本罪案史上畫下了濃重的一筆,在一定程度上該案間接推動了日本的文化繁榮事業(日本好多影視動漫文學作品上有提及此案)。嫌犯步步為營,騙劫鈔車看似魯莽,實則早已運籌帷幄,最終決勝千里。遺留物證奇多,然最終讓警方一無所獲。僅此一點,傳奇指數——五顆星。

上海快3最新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