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歷史解密 >

雍正是清代最富有爭議的皇帝 吟詩作賦的文人卻穿洋裝戴假發

2020-03-15 03:16奇象網

“文人”雍正

“斗龍道士”雍正

“東方朔”雍正

“獵戶”雍正

戴假發的雍正

文章來自:現代快報 作者:佚名 原標題:雍正帝的Cosplay秀

雍正大概是清代最富有爭議的皇帝,在他的身上籠罩著重重謎團:爭儲、苛政、暴斃,再加上鐵打的后宮流水的嬪妃,為當下的“宮廷劇”“穿越劇”提供了不少的故事素材。在前些時熱播的幾部電視劇里,他的形象是這樣的:有的器宇軒昂(唐國強版),有的冷峻帥氣(吳奇隆版),有的儒雅風流(何晟銘版),有的老成持重(陳建斌版)。那么,雍正爺,您到底長什么樣啊?我們來看看他的畫像。哎呦,不看不知道,一看才發現雍正爺也是位Cosplay達人!

既是吟詩作賦的文人,又是智斗惡龍的道士

在電視劇《甄嬛傳》里,雍正整天忙著跟甄嬛談戀愛,忙著跟華妃斗心機,忙著跟皇后生悶氣,總之后宮的事兒讓他操碎了心。然而史書中對他的評價卻是“宵衣旰食,夙夜憂勤”,大概意思就是天不亮就穿衣服起來工作,一直忙活兒到三更半夜才能坐下來吃口飯,這么一工作狂,哪有時間談情說愛啊!不過話說回來,雖然皇帝這份工作“壓力山大”,但雍正還是個挺講究生活情趣的男人。

咱們有圖有真相:吟詩作賦的文人(圖1),智斗惡龍的道士(圖2),看起來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形象,但是你把它們擱一塊兒仔細端詳就會發現他們居然是由同一個人扮演的,那就是雍正皇帝。這套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的《雍正行樂圖》可以說是雍正皇帝的一套精彩Cosplay秀。

所謂“行樂圖”是一種特殊的人物繪畫,一般以描繪宮中的娛樂生活為題材,通俗點說就是“皇家休閑照”。在這套行樂圖中,雍正不斷變換著角色:文的武的、老的少的、中國的外國的、漢族的蒙族的藏族的,這么說吧,除了女的,他把能演的都演了。而且是神形兼備,場景、道具一樣都不馬虎,實在是位Cosplay達人。

您瞧這張,他扮演的是偷桃的東方朔(圖3)。雍正怎么說也是堂堂大清國的皇帝,干嗎要自甘墮落客串小偷呢?原來這里面另有內情。傳說漢武帝過生日開派對,天上的西王母娘娘帶著七個蟠桃前來祝壽,她告訴漢武帝這桃子三千年才結一次果。然后又指指了東方朔,向漢武帝告狀說:“這小子不地道,三次跑到我的蟠桃園去偷桃子,所以能活一萬八千歲。”就這樣,西王母的一個小報告使東方朔成為了“壽星”的代名詞。大畫家齊白石、張大千都曾描繪過《東方朔偷桃圖》。故事講到這兒,您明白了吧,雍正扮演的那是神仙,不是小偷。現如今的電視明星都知道要挑劇本挑角色,堂堂帝王自然更懂得如何維護自個兒的公眾形象了。

手持鋼叉的獵戶,卻穿洋裝戴假發

在近來熱播的《甄嬛傳》里,雍正經常評點后宮嬪妃的裝扮,然而你可能不知道雍正皇帝本人就是個挺時髦的人。在雍正皇帝的眾多畫像中,有一幅《打虎行樂圖》(圖4),雍正皇帝裝扮成獵戶模樣,手持鋼叉,深入虎穴,真個兒是勇猛無雙!當然,皇帝是不可能親自打老虎的,不過就是擺個pose,吸引一下眼球罷了。但是您仔細瞧瞧這《打虎行樂圖》中男主角的扮相,這領結,這襯衫花紋,這洋裝款式,這假發造型!要不是搭配上這張雍正的“八字胡招牌臉”,還以為是哪個時尚大片里的男模呢。

當然,作為皇帝,當模特不過是業余愛好,人家的本職工作是治國安邦平天下,大衣柜里主打的款式還得是龍袍。這套洋裝假發在當年絕對是奇裝異服,雍正皇帝能夠坦然接受,已經算是一代“潮男”了

除了假發、洋裝之外,雍正的皇宮里還有不少西洋玩意兒,比方說什么鐘表、溫度計、望遠鏡等等。雍正皇帝可能從小讀書比較認真,用眼過度,所以人到中年視力就一塌糊涂了,為了提高辦公效率,他選擇了戴眼鏡。眼鏡是明代萬歷年間傳入中國的舶來品,今天咱們可能覺著它沒啥稀奇的,但在明清時候要是能有一副眼鏡,那簡直是走在時尚的最前沿了。雍正皇帝對眼鏡的設計也很有心得,他常常下旨,對定制眼鏡的材質、款式提出具體要求,比如“將水晶、茶晶、墨晶、玻璃眼鏡,每樣多做幾副,俱要上好的”;再比如說眼鏡盒要做成“壽字錦盒”,而且上面還要刻上壽桃。除此之外,雍正皇帝還很講究搭配,他曾下令每個時辰準備兩副眼鏡,一共湊成二十四副,這樣就可以根據需要隨時更換。據不完全統計,造辦處為雍正帝專門制作的各式眼鏡達35副之多,皇帝上哪兒去,哪兒就備著眼鏡。現如今的時尚女性覺得自個兒的衣櫥里永遠少了一件衣服,當年的雍正皇帝大概也覺得自己的身邊永遠少了一副眼鏡。

說到這兒您應該明白了,在雍正的世界里,“西洋風格”已經成為高品質生活不可缺少的要素。所以,穿個洋裝,戴個假發什么的,都是小case。

雍正為什么這么喜歡Cosplay?要知道,雍正的爸爸康熙和雍正的兒子乾隆都曾巡游南北,而他自己在位十三年卻幾乎沒有離開過京城,連熱河行宮都沒去過。狹小的生活范圍并不影響他以自己的方式找樂子,比如玩畫像。究竟雍正當時是真的裝扮成了這些模樣,還是讓畫師在畫好的人物造型上加上自己的面容,我們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樣,在這場超級模仿秀的背后,我們似乎看到了一個與史書記載和影視劇戲說都不一樣的雍正:他有點幽默,有點風流,還有幾分天真搞笑。

這讓我不禁想到了他在一封奏折的批復中所寫的話:“朕就是這樣漢子!就是這樣秉性!就是這樣皇帝!”

上海快3最新开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