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象網-探索世界新奇事
你的位置:主頁 > 奇聞異事 >

加拿大黑寡婦梅麗莎·謝帕德(Melissa Shepard)謀殺親夫案

2020-03-17 04:28奇象網

加拿大一女子化身英雄榜樣,與網絡上的追求者談情說愛,然后將男人們一個個殺掉,侵占他們的財產。

由于女子惡習難改,數次入獄,為免再有受害人出現,假釋后的她被規定如果再與男性談情說愛,必須向警方報告。

不準上網,戀愛需要報備。

聽起來,這似乎是學校的規定,但實際上這是加拿大警方對一位老太太的要求。

這位老太太叫梅麗莎·謝帕德(Melissa  Shepard),2016年3月18日,當人們得知她要從新斯科舍(Nova Scotia)的監獄被放出來時,引發了一片恐慌。

一個老太太有什么可怕的地方呢?

梅麗莎·謝帕德

梅麗莎·謝帕德

光看梅麗莎的老年照,慈祥和藹,沒什么嚇人的地方。

梅麗莎出生于1935年5月16日,經歷過二戰的她,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也很懂得選擇空虛寂寞的受害人。

這一生,梅麗莎“愛”過許多男人,因此也有過許多姓氏,是一個千面女郎,身份極多。

梅麗莎第一次結婚是在1955年,第一任丈夫叫羅素·謝帕德(Russell Shepard),他是唯一沒被梅麗莎下過手的人。

梅麗莎·謝帕德的結婚照之一

梅麗莎·謝帕德的結婚照之一

究其原因,梅麗莎在1977年到1991年期間,因多起詐騙,頻繁進出監獄。所以說,監獄是個大染缸,壞的人可能會變得更壞。

1988年,梅麗莎還與羅素保持夫妻關系時,她就開始出軌了。

奸夫叫戈登·斯圖爾特(Gordon Stewart),梅麗莎和他曖昧了很久,但梅麗莎與羅素到了1991年5月才離婚的。

戈登年輕時

戈登年輕時

戴了綠帽子,本是很氣憤的一件事,但事后羅素估計會感謝梅麗莎的不殺之恩,因為后來的事情非常可怕。

1990年,也就是在離婚之前,梅麗莎就迫不及待地和戈登舉行過婚禮了。

戈登以為自己抱得美人歸,春風得意,但他很快住進了醫院,然后實驗室在他體內查出了苯二氮卓類藥物(用于鎮靜催眠)。

不過,那時沒人起過懷疑,戈登出院后就回家了。

這時候,梅麗莎知道,絕對不能讓丈夫再去醫院,所以在1991年4月27日,梅麗莎又給戈登下了大量的鎮靜藥物,徹底迷暈了第二任丈夫。

梅麗莎和戈登的結婚照

梅麗莎和戈登的結婚照

這還不算完,為了不讓戈登有辯解的機會,梅麗莎把人拖出路上,開車來回碾壓了戈登兩次。

殺了人,肯定跑不掉,梅麗莎早就計劃好了。在法庭上,梅麗莎說是丈夫襲擊她,她為了逃跑,所以才自衛殺人。

然而,證據顯示,戈登體內有大量鎮靜藥物,且梅麗莎來回兩次碾壓死者,這不算自衛了。因此,梅麗莎被判過失殺人罪,入獄六年。

由于梅麗莎表現良好,她獲準提前釋放,坐了兩年牢就出來了。

當時,社會上需要一個女性榜樣,梅麗莎就被塑造成了英雄,還有人拍了相關影片《當女性動手》(When Women Kill ),塑造她勇敢站出來,對抗男性的暴力行為。

接受采訪的梅麗莎

接受采訪的梅麗莎

梅麗莎怎么會放過這種機會呢?一出獄,她就全國巡回演講,從兇手變成了人權斗士。政府感動于她的正能量,又獎勵了她一筆錢。

不過,不是每個人都相信梅麗莎的,當時《衛報》的記者巴伯·麥克納(Barb McKenna)寫報道質疑戈登被殺案,但梅麗莎立刻反擊,起訴了巴伯。

那些年,梅麗莎風頭正勁,又是以受害人和人權斗士自居,身為男性的巴伯自然沒討到甜頭。

成名后,梅麗莎在一家網站上認識了第三任丈夫羅伯特·弗萊德里奇(Robert Friedrich)。

14個月后,羅伯特就死了,梅麗莎是遺囑受益人,財產順勢就落入了她的手里。

梅麗莎與羅伯特

梅麗莎與羅伯特

有錢人的家庭,本來就為家產爭個你死我活了,羅伯特的兒子怎么會咽得下這口氣呢,管你是不是人權斗士的名人,死者兒子立刻要求調查父親的死,并且懷疑父親是被下藥毒死的。

梅麗莎仗著名聲好,那時又屬于英雄偶像,沒人敢動她,所以羅伯特的死根本沒有立案調查過,她退了點錢給死者兒子,這事居然就這么過去了。

2004年,梅麗莎認識了第三任丈夫艾利克斯(Alex)——一位美國人。艾利克斯很喜歡梅麗莎,甚至把律師委托給梅麗莎,讓她來做主某些事。

梅麗莎和艾利克斯

梅麗莎和艾利克斯

于是,梅麗莎就開始給艾利克斯下毒,然后轉移錢財。艾利克斯進醫院多了,兒子就開始懷疑了,然后在父親的血液化驗單中發現了鎮靜劑成分。

兒子立刻報警,但警方說我們不能證明梅麗莎下毒,只能起訴梅麗莎非法侵占艾利克斯的財產,因為那些有電子痕跡在。

梅麗莎為了自保,避開謀殺指控,她和檢方達成認罪協議,在美國入獄五年。

刑滿釋放后,梅麗莎被美國遣返回加拿大,于是她又故技重施,又勾搭了一個77歲的孤獨老人——弗萊德(Fred)。

弗萊德

弗萊德

老人家死在睡夢中,是很常見的事,梅麗莎在和弗萊德結婚后,她就開始給新任丈夫下毒了。

2012年9月29日,弗萊德和梅麗莎在加拿大境內旅行,在入住在一家旅店后,弗萊德出現了嚴重的中毒反應。

旅店的主人要打電話叫救護車,但梅麗莎卻堅持先吃完早飯再說,急什么啊。

到了醫院,梅麗莎堅稱弗萊德有癡呆癥,還說新丈夫沒有兒子,不用通知家人。可是,弗萊德是有兒子和女兒的,當兒子知情后,他就報警了。

梅麗莎被捕

梅麗莎被捕

隨即,警方就從梅麗莎的住處搜到了許多鎮靜劑藥物。

網絡是善忘的,新聞焦點也是前浪撲后浪,大眾早就去關注別人的英雄了,梅麗莎的英雄光環已經淡化了。

這一次,梅麗莎百口莫辯,因為給弗萊德下毒,被判入獄三年半。

梅麗莎進入法院受審

梅麗莎進入法院受審

在審理案件時,法官約瑟夫·肯尼迪(Joseph Kennedy)說:梅麗莎是一個高風險的人,和她交往的人需要謹慎。

2016年3月18日,梅麗莎被有條件地釋放:不準接觸網絡,不準改變容貌(或者改變需報備),戀愛需要告知警方,藥物的接觸也有嚴格要求。

不過,梅麗莎是個慣犯,仁慈的人們以為她會痛改前非,但她又找到機會,同年就偷偷溜到新斯科舍的圖書館使用網絡,勾搭老人家。

梅麗莎又被逮捕

梅麗莎又被逮捕

因為被人發現違反了出獄協議,梅麗莎本來又要在2017年2月1日被審判的,但這場起訴在2016年12月22日就撤掉了,不知道是檢方著急過圣誕節,還是什么原因。

為此,有些人很擔心某些寂寞的老人家,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網絡黑寡婦的受害者,畢竟他們寂寞空虛,很容易成為目標。

上海快3最新开奖号